新闻  志愿者风采  工作交流  国家服务概况  相关资料  志愿者博客  全国海外志愿者人才库
 

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卢雍政在赴埃塞俄比亚服务团表彰会上讲话

商务部副部长魏建国在会上讲话

埃塞俄比亚驻华大使海尔·基洛斯在表彰会上讲话

青年志愿者工作部部长王学峰在会上讲话

赴埃塞俄比亚志愿服务团团长盖宾杰在会上做总结发言
 志愿者手记
黎俊荣:中缅一家亲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www.youth.cn   2006-03-21 10:17:46 中国青年网

    中国青年志愿者赴缅甸服务队曼德勒二组
  黎俊荣


  中缅两国人民一直存在着友好的关系,中缅友谊被称颂为"胞波"(兄弟)情谊。中国青年志愿者赴缅甸服务队一行十五人,前往缅甸,开展为期半年的志愿者服务活动,就是要传承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增进相互了解,弘扬"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精神,将我国人民的友谊和中华民族的文明,传递到我们的"胞波"中来。中缅一家亲,在缅甸两个多月的日子里,我深深体会到了这种亲人般的情怀。

  在仰光

  一月十一日中午一点半,我们到达仰光。刚下飞机,走进候机大厅,就有几个缅甸的接待人员热情地接待我们,等我们取齐行李,便领着我们走出大厅,并帮我们将行李一件件搬上车,送我们到旅馆,把我们的住宿安顿好以后才离开。下午五点多钟,他们又过来接我们去吃晚餐,而他们却在餐馆外面一直等着我们,直到我们吃完饭,再送我们回旅馆。之后在仰光停留的几天里,缅甸的朋友更是全天开车陪伴着我们,如接送我们到农业研究培训中心以及蔬果研发中心去了解缅甸的农业科技培训情况;送我们到大使官邸参加大使为我们设置的晚宴,他们在官邸外面直等到晚上十点多钟晚宴结束,再接我们回去旅馆。此外,他们还专门安排时间带我们去参观仰光著名的旅游胜地-仰光大金塔,参观他们的国宝-白象,领我们到超市、购物街去购物等,从生活、学习、参观等方面都给我们作了无微不至的安排。
  最难忘的一次是在与农业部的有关官员见完面后,陪伴我们的缅甸朋友热情地说要请我们吃缅餐,我们很高兴。走进自助式的缅餐馆,我们以为是定额包餐的,看到琳琅满目的菜牌,大家都看不懂缅文,便点了一些喜欢吃的菜肴,很多人都点了个小龙虾,没想到结帐的时候令人吓一跳,总共吃了四万多的缅币,而光是小龙虾就花了三万三缅币。我们说让我们来付帐,他们却坚决要请客。可是他们一个人的每月工资才一万缅币左右啊(一元人民币约相当于140元缅币),再看看缅甸朋友自己吃的,只是最简单的缅餐-米饭、蔬菜加一点肉。
  在我们将要离开仰光前往彬马拿的农业研究局晚上,缅甸朋友"马克"说介绍一个做生意的朋友给我们认识,他的朋友请我们在中国餐馆吃了一顿丰盛的中国餐,并特意推荐说在农业研究局旁边的农业大学有一位老师,和他的关系很好,就象他妈妈一样,能说流利的中文,如果我们到了研究局,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找这位老师,她很乐意助人。他们考虑得确实太周到了,也许我们到了研究局,有很多事情,真的需要有人帮助呢!临走的时候,"马克"握住我们的手说:"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希望以后还能再见到你们!"

  农业研究局以及我们的"同事"们

  我们曼德勒二组的五个队员在一月十八日终于到达了我们的志愿服务单位-农业研究局。在研究局里,我们受到了特别的待遇。首先是住宿,局里的员工,住的都是低矮的小木屋,卫生状况也不算好,一到夏季,蚊虫很多。而局里安排给我们住的房子,是一幢二层水泥结构的公寓式的套房,门窗设置了防蚊网,室内安装了空调,二十四小时有热水供应,还为我们装好了一台电话,以方便我们向外联系。研究局还为我们的生活提供了周到的服务。局里专门为我们住的楼房安排了一个值班人员,以维护我们住房周边的治安环境,为我们解决一些不时之需。对我们楼房的用电也给予最大可能的保证。记得我们刚来的第二天晚上,突然停电,一会儿,马路对面的住户恢复了供电,而我们的楼房还是漆黑一片,这时,对面即刻走过一个人来,问清我们的情况,并及时通知电工来帮助解决问题。有时候,由于电力输送的问题,电力供应不足,周围的住户都没电,路灯也没有电,而我们楼房还是灯火通明。不光是室内供电,楼房外面也装了数支灯管,一到晚上,灯就亮起,直到天亮。此外,研究局对我们志愿者的休息时间也作了特殊的关照。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在农业研究局里的各个研究部门,研究人员每天都要上班,没有固定的假期的,而局里却让破例我们在周六、日休息。当然,部门工作忙的时候,我们在休息日也会继续上班工作。
  这里的人大部分是佛教徒,心地善良,他们对我们的到来表示极大的欢迎,对我们中国青年志愿者表现了善意与友谊。我们刚到研究局不久,我们工作的各个部门就说要为我们起一个缅甸的名字,高大姐、春燕、林国良他们都起了个缅甸的名。我们部门的负责人"昂梅丹"也想给我起名,她问我是星期几出生的?我告诉她我星期三出生,她便给我起了一个缅甸名字-"耶寅昂","耶寅"是英雄的意思,而"昂"则是负责人"昂梅丹"的名,她问我喜不喜欢?我说很喜欢。她显得很高兴,便对部门里的人说,星期六我们在办公室里一起做椰子饭,并叫我告诉我们其他几个志愿者一起过来吃。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就为了帮你起了一个缅甸的名字。
  二月十一日和十二日分别是缅甸的"拜师节"和"国家统一纪念日"。农业研究局紧靠缅甸全国唯一的农业大学-耶欣农业大学,研究局里大部分研究人员都是从耶欣农业大学毕业的。"拜师节"那天,农业大学里举行隆重的一年一度的拜师活动,研究局的"同事"热心地邀请我们一起参加,晚上还准备了晚餐和精彩的文艺表演,他们把前排最好的位置安排给我们,以方便我们观看演出。第二天的"国家统一纪念日",附近的三家大学-农业大学、林业大学、兽医大学联合举办纪念活动,农业大学的有关人员还专门通知我们,邀请我们五个中国志愿者在傍晚七点到学校里出席他们的活动。

  缅甸人的热情

  除了单位的"同事",附近的居民对我们也表现出友好与热情。我们到市场买菜,有一个三--四岁的小孩,每看到我们,就会大声地喊:"名格拉哇('你好'的意思)!"记得我们在过中国新年的大年卅晚,吃完晚饭后,我们想到外面去看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找到一家理发店,店主热情接待我们,我们说明来意后,他立刻将正在收看的电视节目调到了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上来,为我们搬来凳子,沏上热咖啡,在旁边陪着我们,并延迟了店子的关门时间,让我们在异国他乡也看到了祖国的电视节目。
  农业大学的老教师杜美阿瑞,是最值得我们提起的。她就是在仰光时"马克"的朋友向我们介绍的那位大学老师。她是个独身的女人。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一个星期六的中午,当时我们正在屋里吃饭,忽然看见门外有个老太太探进头来,她说要找马博士(之前马博士曾经找过她),我们赶紧把她请进来,她手里还提着西红柿、马铃薯、黄瓜等一大把东西,她说她刚从彬马拿回来,那里的蔬菜很便宜,这些蔬菜是送给我们的。我们问她吃过饭没有,她笑着说吃过了,并说她平时只喜欢吃点蔬菜。直到我们吃完了饭,才了解到她还没有吃午饭,我们给她乘了一碗在锅里的吃剩的马铃薯,给她吃,她津津有味地吃着,吃完马铃薯,我们还给她两块木瓜,她也把它吃掉,看来她真的很饿了。再看她,矮矮的身子,稍黑的脸上,五十多岁的年纪,比实际年龄显得苍老,但她总是带着孩子般天真的微笑。她在农业大学是教植物学的,她除了英语以外,还熟悉日语和中文,在研究局里的很多人,都是她的学生,现在她每个星期六还到彬马拿教日语。从此之后,她几乎每个星期都来看我们,每次到来都给我们捎带一些蔬菜、水果或缅甸的小吃之类的东西,还教我们学缅语,借给我们英语的、中文的有关资料,还拿了一本中英文对照的《胸怀壮志的史奴比》小人书给我们看,就把我们当成她的孩子一样。我们对她说,请你以后不要再拿吃的东西来了,要不然,我们就不欢迎你了。她总是说,这东西很便宜,或者说,这是我的学生送的,拿给你们尝尝。有一晚,我和林队长送她回去,到了她的门口,我说想进她家里看看,她不好意思地说,她家里很乱,下次再进去吧!后来听林队长说,上次他进她家里,情景让他心酸,看到满屋子里凌乱不堪,就好象拾破烂的一样,几乎找不到一件值钱的东西,木屋的地板上破了几个大窟窿,人一不小心踩进去了一定会跌倒。这那像一位有几十年教龄的大学教师的家啊!也许她把整个身心都用在教育学生的身上了,而大学里的工资又少得可怜,没有时间和能力去收拾这个家了。我们深感她的伟大,能够对我们这些只有一面之交的中国人都这么好的老人,她的胸怀又是多么的宽广啊!也许她的物质并不充裕,但她的精神是富足的。

  以诚相待

  在感受到缅甸人亲人般情怀的同时,我们也对缅甸的"胞波"们以真诚的对待。我们尊重当地的风俗和他们的信仰,走进佛塔都要脱鞋,拜佛。我们也乐意接受对方的热情和友谊,努力将自己溶入到缅甸人之中来,如学说一些简单的缅语,穿"笼基"等。我们还积极主动地帮助他们需要帮助的人,例如,我们部门有位同事,工作中不小心被拖拉机轧到了手,可能骨折了,我拿出在国内带来的云南白药送给他,并祝他早日康复,令他感动不已。一位同事感冒了,我又给她送去治疗感冒的药物。虽然是小事,也表现出我们对缅甸朋友的一份真情与关怀。
  我们作为中国青年志愿者,来缅甸主要是进行农业技术服务的,我们对缅甸朋友最好的回报就是努力工作,把我国先进的农业技术带到缅甸来。通过互相交流,传播我国的传统文化与思想,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使中缅两国的人民亲如一家,来巩固和发展中缅两国的传统友谊。

  2006年3月19日

 
  编辑: 钟志敏 来源: 中青网
 
 
  Cycnet.com,Youth.cn.
版权所有:中国青少年计算机信息服务网

  E-mail: cycnet@cycnet.com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