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志愿者风采  工作交流  国家服务概况  相关资料  志愿者博客  全国海外志愿者人才库
 

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卢雍政在赴埃塞俄比亚服务团表彰会上讲话

商务部副部长魏建国在会上讲话

埃塞俄比亚驻华大使海尔·基洛斯在表彰会上讲话

青年志愿者工作部部长王学峰在会上讲话

赴埃塞俄比亚志愿服务团团长盖宾杰在会上做总结发言
 志愿者手记
彭彬:怀光荣使命,竭全力服务,促中缅情谊

欢迎订阅手机青年报,移动用户发送qnb到10658000,每天资费不到一角钱。
http://www.youth.cn   2006-03-21 10:30:06 中国青年网

  

  ——在缅甸第五农机制造厂志愿服务手记

  中国青年志愿者赴缅甸服务队  彭彬


  经过志愿申请、选拔考核与集中培训,我们15名农业科技与体育教学专业的志愿者,终于有幸能来到这个与我国唇齿相依、资源丰富、风光秀美却又依然贫穷落后的友好邻邦进行服务。在缅甸工作与生活的这段日子,我心里始终充盈着使命感、充实感与幸福感。

  我努力,因为我在为祖国工作!

  我所服务的缅甸国有第5农机厂,主要生产手扶拖拉机用变速箱体、发动机箱体、飞轮、转向臂及配套农具的零配件,机器设备基本是近年从我国引进的,因综合管理水平与工人素质不高,所以工艺流程、生产效率及产品质量都仅达我国80年代中期水平。根据缅方要求,我主要在锻造、锻压与铸造车间进行技术援助和志愿服务,据此我为自己制定了工作计划:分别在三类车间各服务一个月;积极参与和常规生产相关的各项技术操作;着重观察记录各相关生产工艺流程并作分析建议;有针对性地给工人们讲解常用设备的基本原理与安全防护规范。自1月16日开始服务以来,我严格遵守工厂的作息时间和各项规章制度、操作守则,以积极与虚心的姿态迅速进入工作角色,很快承担起并能按时按质按量完成一位中层技术干部的岗位职责与任务。
  在锻造车间,我操作锯床切割原铁坯;铲煤、开空压机、点火、续能、控温,用土制炉窑烧炼铁坯30分钟至1500℃红软可塑;操纵空气锤与双盘摩擦压力机对烧炼后铁坯进行重压锻造。在锻压车间,我搬运钢板材并操作剪板机剪切成多种尺寸与形状;操作锻压机床与钻床对圆盘犁刀等产品进行下凹变形、切边、退角与冲孔。在铸一车间,我制作手拖转向臂铸用非标沙模,运沙、粉碎、筛选分级、比例配方、搅拌、兑水、粘和、灌箱、夯实、透孔全程作业;操作顶震式造型机与高压空气机制作手拖变速箱与飞轮铸用标准沙模;协助操纵中频无芯感应熔炼炉对铸铁原材进行2500℃高温熔炼;操纵行车吊机协助进行铁水浇注入模;对铸成坯件进行退模与敲脚;操作箱式和滚筒式抛丸清理机对铸成坯件进行毛刺打磨。在铸二车间,我制作泥质锅形炉与煤棒芯;操作土制强电流有芯熔炼炉进行铸造配方试验;并对多种原材成分进行不同比例的对比试验与优化配方。同时我还运用电焊机、乙炔枪、砂轮机等设备参与对钢制模具进行制作、磨削、保养与更换;协助工友制作铸造输送线轨;参与建造木结构冷却水塔、简易厂房等。
  工作中我始终充满干劲,因为我知道,我现在代表的是日益强大与爱好和平的中国,我是在为伟大的祖国而工作!如何千方百计也一定要克服困难,展现出新时代中国优秀青年的良好形象。工作中最大的困难是语言不通,工厂里没人会中文,而且除了厂长外,这里所谓会英语者就只是懂得几句简单的日常用语与极少数单词,很难与之进行内容稍具体的交谈。甚至有个车间主任曾连续十几天都问我"how old are you?",我开始很奇怪他怎么老记不住我的岁数,后来一追问才知道他是想说"how are you?"向我问好,大家大笑!还有更让人啼笑皆非的,大家都很关心我的家庭,我经常会对着照片向他们介绍"she is my wife,he is my son.",几个工友居然一本正经地对着我说"oh,she is my wife,he is my son."好嘛,我老婆儿子都成他的了,他们连"my"都不会。
  沟通可是团结协作的第一要素,所以我就想办法混杂着英语、缅语、汉语和肢体语言与工友们的交流。厚厚的英语词典我自是随身携带,口头表达却用不符语法规则的中文式英语,比如四月April太难,就说为"four month";好是good,那不好就说为"no good"…居然还挺奏效,这样工友更容易听懂。我还专门买来缅华会话书籍,一边教工友学讲中文,自己一边向他们学讲缅语(一些工友现已能讲超过30句日用普通话了,一位工友居然能不太标准地将《包青天》主题歌唱全了!我也掌握了问候、买卖、乘车、用餐等方面的缅语基本问答)。再不行就用手比划、在地上画图外加面目表情来表达意思。尽管颇费周折,但彼此间交流的信息量与亲切感却大大增加了,语言关就如此对付了。
  其次是安全防护问题。炉窑烧炼的高温烘热与滚滚煤烟,空气锤大力下砸而致的铁坯四射,锻压机床四周的漆黑油泞,钢板原材的搬运重负,高压空气机的如雷噪音,粉碎与搅拌石沙而致的飞扬尘土,2500℃高温铁水的热浪焚身及浇注时沸腾铁水四溅,强电流燃碳的刺眼强光等等,这些工作环境的恶劣与安全的不确定性,样样对我都是严峻的考验。我甚至亲眼目睹了一人眼睛被高温熔炼铁水射伤;一人被空气锤锻造碎片击碎两个门牙;温度高达2000多℃的大熔炉在浇注作业时发生逆向倾翻,险些发生特大事故!因工厂的安全防护措施过于薄弱,其它小工伤事故更是屡有发生。我时刻谨记自己代表祖国进行志愿服务的使命,放下专家的包袱,将自己作为车间普通一员对待,不怕累、不怕脏,不知难而退,严格按规范操作,并因简制宜主动做好各项安防措施。没安全头盔就戴上质地稍硬的太阳帽;手套破了就小在里大在外套两层;防光眼镜不够用就戴上自己的太阳镜;皮鞋被烫穿了底就赶紧再到市区买;煤灰粉尘大就围上带来的医用口罩;钢板材与铁坯太重太扎手,就笨鸟先飞蚂蚁搬家,早点开始搬晚点再下班,通过延长时间来降低强度并按要求完成任务。每晚还要保证良好的睡眠,使在生产作业时能保持高度注意力,以此来尽可能保障安全。
  再者是缅甸的国情实际。当地的国民素质、民俗传统与经济发展水平都会对志愿者的服务工作或多或少地产生影响,应对方法就是入乡随俗适应为先、伺机建议改进为辅了。厂里工人文化素质普遍不高,参与铸造试验后我才知道,负责试验的工人居然连常用化学元素分子式都不会,仅凭感觉与惯性进行科学试验其效果自然差强人意了。我就从最简单的化学元素分子式教起,再结合试验进度列出反应方程式,给工友讲解其中的变化与原理。缅甸人无论男女,习惯穿人字拖鞋与纱笼(类似裙子),在车间操作时亦是如此,而且女工还一律留过腰马尾长发,这些实则都是严重的安全隐患,我就尝试着借助笑谈晓以厉害建议说服。铸造试验计算需用的计算器、制作泥质锅形炉开口需用的圆柱模、分量化学粘和剂需用的刻度烧杯、制图需用的图板等基本的生产必备用具车间都缺乏,我也数次向厂长提出配备申请,也许因各级审批及资金来源问题,至今仍没有答复。我就把自己的计算器拿到车间用,用啤酒瓶来充当圆柱模,搜罗大小不一的瓶瓶罐罐顶替刻度烧杯,找一块平整的钢板锯切成制图板…。其实有时候因陋制宜,土办法也挺管用。当然自己也知道了今后应该把握提建议的时机与尺度。
  就这样,在厂方与工友们的关心与帮助下,通过努力我得以不断克服困难,并做了一些实际有效的工作。我为铸造试验提出"质量比Fe∶C∶CaO∶SiO2 = 35∶11∶15∶3,去掉沿用已久的Al成分,1500℃熔炼30分钟。"的新配方比例与技术方案,受到厂方重视。经初步试验证明,对提高铸坯质量效果不错,拟开始进一步的对比试验。工厂准备在现址扩建及将产能翻番,我协助厂总师室完成了新厂房的规划设计,并为他们绘制了草图。我所服务的几个车间,设备与原材料主要来自我国山东、江苏、安徽、贵州等省,我对相关的生产工艺流程做了记录与初步分析;结合实际生产,也为工友们讲述了一些设备与操作的工作原理;并对个别技术环节提出了合理化改进建议:建议收集机加工车间剩余切削废料到铸造车间回炉熔炼,再铸造出可供锻造的原料铁坯;建议对锻压车间各设备的生产能力进行重新计算与资源优化配置,以减少设备停工率,克服忙闲不均现象,提高生产率。这些改进建议应用到常规生产中,将产生一定的经济效益与劳动效率,获得了厂方的认可和好评。受厂长委托,我还独立把即将从云南引进的精铣镗机床的中文安装说明书翻译成英文初稿,解了工厂的燃眉之急。
  也许只有身处异国他乡,才能深刻感受到祖国于我心中的那种崇高、我就代表祖国的那种光荣在胸中升腾时强烈的自我鞭策与斗志昂扬的情绪,在余下宝贵的志愿期内,我必将竭尽所能继续做好服务工作。因为我知道,在我身后,伟大的祖国在注视着我,伟大的祖国在支持着我,祖国会给予我无穷的力量!我努力,因为我在为祖国工作!

  我光荣,因为我是中国青年志愿者!

  中国青年志愿者,多么光荣和响亮的称呼啊!这光荣意味着奉献、友谊和共同进步;她是青春、活力与朝气蓬勃的代名词;记住,她更代表着--中国。经过广州至昆明再至仰光两个紧凑航程后,1月11日仰光时间下午2点,统一身着黄色队服意气风发的15名中国青年志愿者,踌躇满志地踏上了这片将为之工作与生活半年的土地--缅甸。
  缅甸,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古老国度;她是中国唇齿相依几千年的友好邻邦;她唯一将中国视作"胞波"兄弟;许多中国侨民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辛勤劳作;她是黄金、翡翠、宝石、柚木与稻米的王国;她建有数以万计、金碧辉煌、高耸林立的佛塔;她又是世界上十个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她还是毒品罂粟的主产地;从地图上看,她又仿佛是一个正翩翩起舞的美少女。总之,缅甸于我,一直充满着神秘。
  走出斑驳、冷清甚至有些无精打采的仰光国际机场,缅甸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前来迎接我们的官员和这里的空气一样,热情如火。坐在开往市区的估摸有30年车龄的古董面包车上,大家都好奇地、急切地向车外张望。路两旁略显得有些杂乱的热带树木与高矮不一的别墅、平房及竹搭阁楼在不断地向车后远去,映入我眼帘的仰光简约、安静,兼有些陈旧,满目葱郁但又略显得有些不修边幅,就像个天生丽质却又衣裳褴褛的小姑娘,又好像一个混迹市井多年的落魄秀才。满街的日本二手费旧、改装老爷车,不算宽敞与并有些日久失修的公路,装修考究、香火旺盛的佛塔寺庙星罗棋布,没有21世纪繁华都市那令人倍感压抑的石屎森林,但飞扬的尘土在烈日爆晒下同样让人感觉闷热。
  缅甸的经济发展已多年徘徊不前,其现状正如这闷热的天气一般,似乎正需要发一场大汗才能酣畅淋漓、才能恢复精气神。我在想,尽管半年时间不长,但只要我们全力以赴,就一定能为这个民族的重新抖擞与焕发生机做些具体什事情,这也不正是作为中国青年志愿者的一种光荣么?随后几天里,农业部安排我们分别参观了农业技术培训与研究中心、蔬菜水果研究与发展中心和我国援建的一家香茅加工厂。一方面了解到缅甸的农业良种培育与农产品产后加工等技术还比较欠缺与落后,当前主要靠中国等一些国家进行技术、资金与设备的支援;另一方面也感受到了被敬若上宾的那种礼遇,还有期待我们为之传经送宝的那种渴望。缅甸人民的热情与期盼,让我深深感到了作为中国人的尊严和中国青年志愿者的光荣,也深深感到了肩上沉甸甸的责任。
  我所服务的第五农机制造厂,是隶属缅甸农机局直接管辖的7间国有农机厂之一,坐落在仰光东北边20公里外的一个郊镇旁,离市区大约一个小时车程。1月16日我随农机局官员昂迈驱车前往工厂报到,沿途领略了平坦的伊洛瓦底江平原那种一望无际的气势,只是许多田地都已丢荒闲置,稻田的规划显得杂乱无章,田间的水稻也都是青黄不接、良莠不齐。一问才知道,水稻亩产最高还不到600斤,仅达我国的一半水平。不断掠过的村落也都是木屋草棚竹楼为主,狭促、阴暗、简陋。路边不少茶摊倒是生意红火,缅甸人都有喝下午茶的习惯,这不,才走到半路,昂迈也停车要请我喝茶。客随主便,只是怕自己的肠胃对抗不过这里的卫生条件,我就只要了一支瓶装水。茶客们都是男的,典型的东南亚人特征,皮肤黝黑,个头普遍不高,都穿着当地最盛行的纱笼,嘴唇牙齿因过度嗜嚼槟榔已被染成了红色,个个都有说有笑,怡然自得。我想,尽管生活清贫,但富饶的伊洛瓦底江平原盛产大米,足以使他们温饱无忧,多年的佛教信仰又造就了他们的乐天知命,喝茶时的这种安逸对于他们也正是一种幸福吧。但会否正是这种安逸思想拖住了他们本该紧跟世界发展潮流的后腿呢?
  随后,到达工厂报到,先安顿住下,然后参观车间,认识各车间主任,晚上受到厂长接见并共进晚餐。根据中缅双方协议和晚餐时厂方的具体要求,第二天,我就向厂长昂素递交了工作计划:分别在锻造、锻压与铸造三类车间各服务一个月;积极参与和常规生产相关的各项技术操作;着重观察记录各相关生产工艺流程并作分析建议;有针对性地给工人们讲解常用设备的基本原理与安全防护规范。马上正式上班,于是我的工作与生活开始了一种按时作息的较为稳定的节奏:
  早上8点上班下午4点下班,中间午餐兼休息一小时,一日三餐由工厂茶亭代做;每天根据厂总师室的派工单和车间主任的分组安排,独立或与工友合作进行作业,再结合工作进度安排时间完成自己工作计划中的各项内容;每天与车间主任交流一次当天的工作内容,每周向厂长汇报一次工作,每月向我驻缅大使馆经商处交一份总结;停电停工时,和工友聊天或者互相教授中文和缅语;下班后和工友下棋或踢藤球或踢足球,或到茶亭喝茶聊天;晚上整理当天的工作内容并作下一步的准备,也写写日记,偶尔给国内的领导、同事、朋友和家里寄张明信片或者写封信,也时常买些饮料、小吃请工友到房间边吃边聊;遇到晚上停电时,要么睡觉要么就只能搬张凳子到外面数星星了。
  工作中,我谨记自己代表祖国工作的光荣使命,将自己作为车间普通一员对待,严格遵守各项规章制度与操作守则,与工友团结协作,不怕累、不怕脏,不知难而退;虚心与工友相互请教、交流探讨,为他们进行力所能及的指导;并严格做到不迟到、不早退、不中途溜号。按时按质按量完成工作任务之余,我还协助厂总师室完成了新厂房的规划设计,并绘制草图;我为铸造试验提出了"质量比Fe∶C∶CaO∶SiO2 = 35∶11∶15∶3,去掉沿用已久的Al成分。"的新配方比例与技术方案;我还独立将新引进的精镗机床的中文安装说明书与图纸翻译为英文;同时我建议收集机加工车间剩余的切削废料到铸造车间回炉熔炼,再铸造出可供锻造的原料铁坯;建议对锻压车间各设备的生产能力进行重新计算与资源优化配置,以减少设备的停工率,克服忙闲不均现象。这些技术改进建议应用于批量的常规生产中,将产生一定的经济效益与劳动效率。我展现出的积极、细致的志愿工作态度与扎实有效的服务质量,获得了厂方的肯定与赞赏,农机局局长为此还专门会见了我。
  生活中我同样严格要求自己,作到待人热情友善,言行举止沉着、大方又不失幽默;工友有小工伤,我拿出药品为他们治疗;厂里的家属小孩喜欢到我房间玩,我也经常送些钥匙扣、笔记本等小礼物给他们;我多方参加和组织各种体育活动,和工友打成一片,加深相互的了解沟通;我常借助电脑、地图、画册,给工友们讲述关于我国以及世界飞速发展的许多事情。工友们对我的评价是开朗,乐于助人,知识面丰富,大家都乐于与我交往。得知4月中下旬我就要离开工厂前往曼德勒,他们都十分舍不得,纷纷送给了我小佛像、猫头鹰饰物、纱笼、弹弓、缅甸流行歌CD等礼物。我为自己感到很光荣,我展现出了中国青年应有的健康向上的精神面貌,因为我是中国青年志愿者!
  得益于我们祖国的日益强大和组织的悉心培养,使我们这一辈年轻人有着健康的体魄、活跃的思维和在工作岗位上积累的技能与经验,能尽自己所能去服务社会、帮助他人是多么光荣和有益的事啊!而能将这种服务和帮助带出国门,送到与我们世代友好又百费待兴的缅甸,其意义更显重大。到这以后,缅甸人民极其简朴的生活和农村甚至有些破败的景象,工厂仍较为落后的管理方法、蔽塞的思想意识,甚至车间工友住的昏暗又极不卫生的集体宿舍,都在深深地触动我。我才体会到原来他们的生活与思想意识与我们相差如此之大,他们太需要帮助了。我为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伟大成就而骄傲,也为有机会尽自己所能去帮助他们而感到自豪。每帮助他们加工完一批零件、每向他们提一次建议、每教会他们说一句中文或英语、每向他们展示一次电脑应用,甚至是把自己带来的小饰物、快食面送给他们,看着他们兴高采烈、欢天喜地的样子,我心里就涌起无比的幸福感和充实感!
  都说志愿服务是不计报酬的,但我却感觉自己得到了丰厚的报酬,这无比的幸福感和充实感就是最珍贵的报酬,乃至借着烛光在如此昏暗、众多蚊虫叮咬的木屋里写下这些感想时,我的情绪不是烦燥,相反却是一种自己在接受挑战、克服困难后的成功感。利用自己的技能与经验,倾尽全力去帮助这里的人们,同时又让自己体验幸福与充实,重新认识自己的价值,这就是两个多月来我对志愿行动的重新认识。也许我这样去理解显得太过于本位了,但却是我内心的真正感受。
  不提崇高,就这半年,能远离喧嚣紧张的都市,到这相对落后艰苦却宁静的异国他乡按时作息,看着其淳朴的人民在此辛勤劳作,看着这一片资源丰富与风光秀丽的景色,让自己有空闲静下来想想过去,想想现在,对比我们国内现有的条件与缅甸或其他需要帮助的国家的现有条件,能让我们更珍惜未来。其实这就是一次对自己灵魂与欲望的清澈与荡涤,就是继续端正自己的人生观与价值观,就是完善自我。自我完善了,我们才能承担起弘扬新风的义务了。这就是我对志愿行动宗旨所 "服务社会、帮助他人、完善自我、弘扬新风"的理解。
  所以,尽管在缅甸的工作与生活条件比较艰苦,但她秀美的风光、悠久浓厚的历史与佛教文化、尤其是她纯净湛蓝的天空和同样纯净湛蓝、热情淳朴的民风无不深深地感动着我和吸引着我。我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表面平凡实际蕴藏巨大能量的国度,爱上了这里勤劳、善良并充满智慧的人民。在这里我深刻感受到了他们对中国人民、对"胞波"兄弟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尊敬、那种寄予厚望的信任、那种热切的翘首期盼和毫无保留的支持帮助,正是两国几千年来的唇齿相依、睦邻邦交和相亲相爱造就了这种不可割舍的、坚韧不拔的中缅情谊!我光荣,我自豪,因为我是中国青年志愿者,因为中缅人民必定会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因为这其中也会有我贡献的一份力量。

  我快乐,因为我和缅甸人民是"胞波"

  "胞波"缅语意思即兄弟,缅甸邻国众多,只对中国尊称"胞波",表示兄弟情深、友谊长存啊!概括理解,即是友爱。其实我想,友爱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友爱是听得到、看得见、摸得着的,无须抽象理解。志愿服务的这些天里,因为和缅甸人民是"胞波"兄弟,因为缅甸人民无微不至的关心和帮助,使我的生活始终漾溢着友爱和快乐:
  每天早晨6点半起床,洗漱完毕推开门,感受笼罩大地的浓雾的湿润,这时路过的工友或他们的家属们都会友好的、面带微笑的向我致以问候:"大哥!您好!"呵呵,"大哥"是从中文电视电影中学来的,而"您好"则是我教他们说的。尽管发音不甚准,但听起来很受用啊!友善的又很是随意的早晨问候让我感觉就象回到家里见到亲人一样温暖。当然我也会用缅语问候他们"明格拉吧!(你吉祥)"。清晨伊始就享受着亲切的问候,整一天的心情都会因此而快乐起来。这就是友爱。
  穿好工装,约7点15分走到工厂的小茶亭,已三三两两地坐着吃早餐的工友。看到志愿者到来,纷纷让出好座位,也有人立即帮忙拿茶杯、倒水,就连茶亭老板不满五岁的可爱的小孙女,也会放下正刷牙的水杯,跑过来双手合十,极认真地向我问好。此时70多岁佝偻着腰、慈眉善目的茶亭老板更是每天都会关切地问我:昨天饭菜的味道如何(我的一日三餐都由茶亭代做)?今天想吃什么?沐浴在这友善的氛围之下,我的心情真是轻松、愉快极了。当然,我也同样向大家致以亲切问候,还经常请大家都喝一杯咖啡。喝着的咖啡不加糖也不加伴侣,都能喝出很香甜的味道,我想,这也正是友爱和快乐的味道吧。
  早餐后大家三三两两地走向车间,一路上我还和遇到的工友不断地互相问候:"撒比比啦(吃了没)?"、"比比(吃了)"或"摩撒亚得簸(没吃呢)",一路的互送微笑,一路的如沐春风。8点上班,一些早到的女工友已在给佛像换清水和鲜花,通常我也会帮着先扫扫地或清洁整理一下各机械设备的工作区域,一边和大家夹杂着英语和缅语进行交谈,这时腊苗等人还会迫不及待地与我复习一遍昨天相互教授的普通话和缅语,车间内因此会不时地传出爽朗的笑声。大雾散去,阳光透过窗户照着我们,在油泞和冰冷的铁机器中间,每个人的脸却都显得如此温暖与和善。尽管相识不久语言也不甚通,但胞波之间相处得轻松、默契、融洽与和谐,就如同一家人一般,这不正是友爱带来的快乐么?
  车间的生产环境比较艰苦,或高温烘热或如雷噪音,或飞扬尘土或滚滚煤烟,或铁坯四射或铁水四溅,或漆黑油泞或刺眼强光,样样都是严峻的考验。工友们爱惜我,趁我不懂缅语,许多脏重活在分工时他们就抢走了,所以我的任务更多是操纵机器,徒手活以协助参与为主。我当然也时刻谨记志愿者身份,将自己作为车间普通一员对待,不怕累不怕脏,不知难而退,规范操作,保证安全,主动完成任务之余,我还将自己知晓的一些设备的基本工作原理讲解给工友们。自己也不懂的,就和大家一起琢磨探讨。许多工友操作熟练但缺乏理论,所以他们很喜欢和我一起研究问题,知识共享嘛。我想,展现积极的志愿态度与良好的服务质量,更是传递友爱和分享快乐的有效方式吧。
  因安防手段欠缺,工友小工伤不断,所以我带来的药品正派上用场。腊苗的手划破了,我给他贴上创可贴;椰荣的脚烫伤了,我给他涂上红花油;奥林的眼睛红了,我为他滴眼药水;嬷嬷凯牙疼得厉害,我让她吃芬必得……他们可把中国的药品当珍宝了!工友们知道我因气候不适而经常喉咙肿痛,也纷纷为我介绍治疗偏方,缅茂教我早上如何用凉水洗脸;伊伊专门从30公里外的家里煮芒果叶凉茶带给我喝;侗瑞更绝,他在车间播放缅甸流行音乐教我唱,并给我介绍歌星和歌词大意,他说只要我学会唱缅甸歌了,喉咙也自然就不会疼了。呵呵!这种相互关心、知冷知热体现的不正是最朴素的手足之间的友爱么?
  缅甸"免电",经常停电,车间生产也因而经常停顿。停电停工时,我经常会主动教工友学讲汉语,同时也向他们学讲缅语。嫫嫫娑现已能讲超过30句日用普通话了,佐佐推居然能不太标准地将《包青天》的主题歌唱全了!他们也细心地教我掌握了问候、买卖、乘车、用餐等方面的缅语基本问答。尽管学获不多,但与工友交流的信息量与亲切感却马上大大增加,沟通的快乐真是一种很奇妙和令人鼓舞的感觉。停工时工友们还喜欢下一种类似国际象棋的当地棋,热心的工友也主动教我,到现在我也能偶尔和他们对抗几回合了。很多时候停工后我也会和工友们去喝茶,外面是近40℃的高温酷热,但竹棚搭的小茶亭里却仍有一丝凉快,大家都盘腿坐着胡侃神聊。这时工友们都喜欢吃槟榔和喝一种混黄豆粉的奶茶,也纷纷请我享用。尽管对这两种食品不感兴趣,但我沐浴在这爽朗的笑声和清澈的目光当中,就是喝着清茶也同样的如食甘饴、沁人心肺。这不是友爱带来的快乐又是什么?
  工友知道我喜欢运动,下午四点下班后,就常邀我踢藤球,还为我专门建造了一个简易的练习场。缅甸全民的藤球基础相当好,在多人热心指点下,我的球技也是日益增进,已经能代表车间披挂上场了。每次有我参加比赛时,看球的工友总会一边倒地成为我的啦啦队员为我加油。有时我们也会踢"工厂式足球",大家脱掉上衣在闷热的铁皮车间里摩肩擦踵头顶脚踢,尽情享受体育之乐与兄弟之情,最后流满全身的也不知是你的汗还是我的汗,脸上和手脚也变得漆黑油泞,相视继而大家都哈哈大笑。友爱情谊深至"水油交融",你说会不快乐么?
  为纪念3月5日中国志愿者服务日,在缅甸体校帮助下,我还邀请工友和中国青年志愿者进行了一场足球友谊赛。得知要和我的朋友们踢球,工友们可乐坏了,那天球员、啦啦队和领导总共去了50多人,整整一大卡车厢,我和工友们挤在一起颠簸着进城,声势浩大却也其乐融融。缅甸农机局局长也很重视,亲往观战。大家充分发扬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体育精神,球赛进行得团结、热烈、尽兴。阳光下的绿草地上,以球会友,会出的是中缅人民间深深的"胞波"情谊。
  每当夜幕降临或逢休息日,工友们都喜欢到我房间串门聊天,为我驱赶寂寞,我经常会买些饮料和小吃热情招待大家。许多工友都对我的手提电脑感兴趣,我就常播放我国美丽风光和繁华市景的图片给他们看,给他们讲述我国发展经济与建设和谐社会的伟大成就;有时我也给他们看我儿子的相片,给他们讲述我日夜思念的温暖的家和可爱的儿子。工友们时而赞叹、时而疑问、时而欢笑、时而关切,这时"友"充满了我的房间,"爱"也充满了我的房间,友爱会在四处漾溢。
  单身的车间主任也常邀请我到他们房间聊天喝酒看电视,我甚至在副厂长家里唱过一次卡拉OK!没功放也没音箱,仅是VCD机连在21寸电视机上,几个人对着一个麦克风齐声高歌也在中国流行的《心太软》、《北国之春》等缅语歌曲,粗糙的声音经由电视机喇叭毫无修饰地放送出来,嘶哑、五音不全却透着十分的质朴与深情。唱到结尾高音时,我们对视、握手与拥抱,此时友爱就美如天籁之音绕梁三日。
  厂方对我的生活也是关心备至,先说住处我就享受着车间主任级待遇,尽管只是20余平方的平房,但配备窗式空调与独立浴厕,在厂区内这已是仅次于厂长、副厂长的标准了。知道我晚上常看书写些东西需要桌子,他们就从资源本已紧张的办公室为我腾出一张书桌,而现在几个车间主任都还没有独立办公桌呢。知道我要喝煮开的水,就买来电煮水器;知道我房间蚂蚁多,就借来杀虫剂;知道我爱读新闻,有人到镇区办事就买回英文报纸;知道我喜欢和工友踢足球,甚至开始专门动工修建简易球场。厂长昂素也会偶尔请我到镇区喝茶或者在中国餐馆吃顿饭,打打牙祭解解馋。因经济能力所限,他们能为我创造的物质条件尽管和国内相比差距甚大,但我却已真切感受到了厂方那份倾囊而出的热情,其实这热情已是对最尊贵客人最隆重的招待了。
  缅甸习俗在即到来的安居期内不宜嫁娶乔迁,所以近来厂里喜事颇多,我也应邀参加了多位工友的婚礼,每次我都被尊为上宾受到热情招待,盛给我的拌面总是配料最多份量最足。我会主动帮他们照相,几次我还教新郎新娘喝交杯酒、咬苹果等中国婚俗,把气氛营造得更加喜庆欢乐,当然我也会恭敬地向每对新人送上红包作为祝福。多位车间主任也乔迁搬家,除不遗余力帮忙扛抬搬挪之外,我也会赠与手表、中国结等礼品以示祝贺,锻压车间主任妙乌伦还送我一件纱笼作为回礼呢。常言说:礼轻情义重。这重重的情义不正是浓浓的友爱么?
  缅甸风光秀丽、民风淳朴,空暇时我也喜欢离开厂区四处走走。上周日我应邀到20公里外小村庄的工友俨士家做客,还参与掌勺炮制缅式午餐呢。尽管厨房狭促餐具简陋卫生条件也不佳,但大家合力烹调笑语欢声能让你尽享友爱之快乐;尽管没有美酒甚至没有肉食而全为素菜,但清淡爽口色香俱全同样尝出友爱之美味;尽管往返均须转三趟车兼要忍受颠簸拥挤与闷热,但大家相互礼让报以微笑你能感受友爱之舒心。回程时我仅仅把一个靠窗有扶手的站立位置让给一位抱小孩的大嫂,她对我诚恳的充满谢意的微笑和孩子回头望着我时的那清澈见底的双眸,就已让兄弟间相互友爱的那种愉悦流遍了我的全身。
  中缅情谊如此深厚,"友爱"如此让人愉快,我想是因为大家心中都"有爱"吧。想起韦唯唱的《奉献》:"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间将变成美好的人间"。志愿精神的核心不正是服务、团结的理想和共同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信念么?作为中国青年志愿者,毋庸置疑责无旁贷,更应该奉献爱、传递爱,做中缅人民友谊和爱的使者。

  2006.3.20

 

 
  编辑: 钟志敏 来源: 中青网
 
 
  Cycnet.com,Youth.cn.
版权所有:中国青少年计算机信息服务网

  E-mail: cycnet@cycnet.com
访问量